满广志:中国将不再给外国军人提供创造荣誉的

原标题:蓝军旅长

“踏平朱日和,活捉满广志!”

稍微关注军事新闻的人都知道:内蒙古有个朱日和,朱日和有个蓝军旅,蓝军旅现任旅长满广志。不用说,上述口号是前来朱日和与蓝军旅捉对厮杀的红军部队喊出来的。然而非常遗憾,从2015年至今,先后有20多个红军旅与蓝军旅过招五六十场,但至今鲜尝胜果,更不要说活捉满广志了。

满广志宛如手握金箍棒守在雄关前的孙悟空,公开告诫红军指挥员:“赢我才能过关,胜我才能打仗”。这两句话写在蓝军旅营区一块硕大的标语牌上。

要活捉满广志,首先得要研究满广志。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“未来战场谁碰上这支部队都是可怕的对手。”说这话的是德军第10装甲师师长马库斯·本特勒。在一次代号为“野狼”的实兵演习结束后,这位西方将军对充当蓝军的原第38集团军某团和时任团长满广志作如是评论。现场观摩这场演习的有来自36个国家的100多名军官。

2015年,满广志从团长变成了蓝军旅旅长,不少红军指挥员已经在实战化演练中领教了他的“可怕”:信(息)火(力)结合,立体攻防,不拘一格,神出鬼没,变幻莫测……但是许多人不一定明白他何以“可怕”。而你要活捉他,就必须搞清他何以“可怕”。

满广志的经历也许让有些人觉得不可理解。

1991年,还在上高二的他去报名参军,被人武部门委婉劝止:高中毕业后再来,我们欢迎。他为啥要这样急急忙忙呢?因为他视力下降得厉害,怕高中毕业时体检不过关。

1992年,满广志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指挥自动化专业。他当时是冲着专业中的“指挥”二字去的,以为毕业后就可以当一个带兵打仗的指挥员,未想到这居然是一个纯技术的专业。于是,他找到学员队队长,要求退学,宁可去当兵,再作为战士考指挥院校。

“幼稚!鲁莽!你以为学了理工就不能带兵打仗了吗?”队长是野战部队出身,批他批得很严肃,内心里却非常欣赏这种一心想带兵打仗的学员。队长告诉他:“部队特别需要指技合一的指挥员,你先取得工学学士学位,再考军事学研究生,一样可以圆你的指挥员之梦。”国防科大毕业时,满广志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军事科学院国际战略专业研究生。军事科学院外军部原部长蔡祖名作为他的导师,对这个跨专业的复合型人才寄予厚望,在研究生毕业分配预案上,把他留在了外军部。能够留在北京,在全军最高研究机关工作,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,可谁也没想到,满广志给研究生队政委张兴龙递交了到基层部队任职的申请。这个学生有点怪!他爱人在北京工作,却偏要离开北京去外地,这不是典型的犯傻吗?虽然他军装穿了六七年,取得了军事学硕士学位,但一天兵也没有当过,到基层部队能适应吗?真是幼稚!但满广志义无反顾地要下部队去追他那个带兵打仗的梦。

1999年7月,满广志被分配到原北京军区某装甲团司令部作训股当参谋。他这个参谋是超编的,那个年头,研究生在部队还凤毛麟角,团里以为他是下来“镀金”的,随时准备送走这位“尊神”。刚开始,他什么工作都插不上手,只能当“打字员”。领导让他赶制一份分队考核成绩表,他连夜加班,次日“交卷”,领导的评价却是:“标准太低”;一次协助首长组织营连主官考核,让他讲解考核的有关事项,没想到他站在队伍前脸憋得通红,竟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……然而接二连三的挫折没有冻结他的满腔热血,只是让他冷静下来客观地看待自己:哪怕你满腹学问,如果不与部队的实际相结合,融入不到基层官兵之中,最多也不过是一个赵括式的人物。于是,他向首长请求下去当连长。

硕士研究生的初始职位是正连职,满广志要求当连长不算过分。但是连长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吗?战士、班长、排长你都没干过,缺的课不补上,即使给你下了连长命令也没人听你的。于是乎,满广志成了坦克一连的正连职排长。有人觉得委屈他了,连里战士却不买他的账:过去团里也来过两个研究生,带兵处处出洋相,最后没扛住,出去“高就”了。眼下,满广志也和他们差不多,如何带兵?如何训练?他一窍不通。他希望像战士一样从坦克驾驶学起,答复是:“没有你的摩托小时。”然而种种困难没有让他退却,他放下架子虚心拜老兵为师,三个月后,摘掉了外行的帽子。战士说:“这个研究生聪明又能吃苦,三个月就学到了别人三年才能学到的东西。”他很快赢得了战士的尊重和信赖,不久如愿当上了坦克连的连长。

太阳城官网太阳城官网 Power by DedeCms